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 > 军情解密 > 372潜艇曾创常规潜艇部队二十一个第一回和率先

原标题:372潜艇曾创常规潜艇部队二十一个第一回和率先

浏览次数:191 时间:2019-10-13

图片 1 372潜艇官兵是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楷模。中国军网记者 穆瑞林 摄

图片 2

  黝黑冷峻,伏波横卧。

生死航程英雄壮歌——记海军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潜艇官兵群体

  初冬的南中国海暖阳如煦,一艘钢铁蓝鲸静卧在海面上。

突发险情,他们临危不惧,创造了世界潜艇史上的奇迹;带“伤”出征,他们不辱使命,义无反顾挺进大洋;强“敌”环伺,他们斗智斗勇,成功突破外军舰机围追堵截……

  就是它,不久前刚经历了一场与死神握手的绝地求生;就是它,英勇完成了一次带伤转战数千海里的秘密航程……

他们,就是海军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372潜艇官兵群体——

  大海波谲云诡,自有英雄安澜:滔天骇浪之中书写精武传奇,惊心动魄时刻默默忠诚报国!

在前不久海军组织的一次实战化紧急拉动和战备远航训练中,在突遇掉深、进水等重大险情后,指挥员沉着冷静果断指挥,全艇官兵舍生忘死奋力排险,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后续任务。

  无边深海,只身赴龙潭的底气是什么?战胜险情,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血性胆气哪里来?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海军372潜艇,探寻一个英雄群体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精神内核。

生死航程,英雄壮歌。胸怀着对党、对国家、对人民最真挚的爱,他们用青春和热血浇铸起一道坚不可摧的水下长城!

  入水隐身,回港无声。深海潜行的生死时刻,官兵们挺身“堵枪眼”——

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他们齐心协力处变不惊,打赢了与死神的遭遇战

  有一种血性,叫默默地“豁出去”

暗流涌动的大洋深处,一个王红理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夜晚:

  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都只有一次。生死关头,不同的人做出不同选择。

那个深夜,执行战备远航任务的372潜艇,这艘有着“大洋黑洞”之称的新型常规潜艇,正悄无声息地潜航。

  “嘭!”那天凌晨时分,372潜艇突遇“水下断崖”,潜艇急速下降。千钧一发之际,又一灭顶之灾降临:主机舱一根管道突然破裂,海水呈喷射状飞溅涌入。

深海潜航,凶险莫测,极其复杂多变的海洋水文环境,处处暗藏危机。虽然距离交更还有十几分钟,海上指挥员、支队长王红理已来到372潜艇指挥舱内,检查值更情况。

  “损管警报!”“向所有水柜供气!”海上临时党委书记、任务指挥员、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支队长王红理,第一时间果断下令。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平静,井然有序:值更官兵有的操纵着设备,有的注视着仪表,有的穿梭于舱室间巡查管线……个个动作准确娴熟,人人口令清晰流畅。

  此刻,主机舱内水雾迷蒙、噪音很大,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清。正在值更的电工区队长陈祖军、轮机兵朱召伟和电工班长毛雪刚瞬间就站了出来,条件反射般地关停了主电机和部分设备,并在第一时间进行封舱处理。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想到,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我们心里非常清楚,封舱就意味着断绝退路。”陈祖军告诉记者,“一旦堵漏失败,舱内的人就没有生还的机会。”然而,他们当时一心只想着快速堵漏,其他的都没有来得及考虑。

“不好,掉深了!”正在操纵潜艇航行的舵信班副班长成云朝一声惊呼,骤然打破了指挥舱内的宁静——潜艇深度计指针突然向下大幅跳动,艇体急速下沉!

  位于舱底的朱召伟迅疾扑向破损的管路,却被高压海水一次次冲了回来,飞溅的海水打在身上如针刺般疼。后背撞到舱壁上,被螺杆划得血流不止,他全然不顾,拼尽全力终于将阀门关闭。

“前进二!”“向中组供气!”当更指挥员、支队副参谋长刘涛迅即下达增速、补充均衡、吹除压载水舱等一系列指令。

  毛雪刚跌撞着从前跑到后,从上跑到下,一路摸索着关闭大小阀门40多个,并成功向舱室供气建立反压力,延缓了进水速度。高压气体将他挤压得呼吸困难,耳膜刺痛,脑袋嗡嗡作响……

“深度继续增大!”在成云朝焦急的报告声中,尽管实施多种应急处置,潜艇仍在加速掉深。

  “干过潜艇的人都知道,潜艇一怕掉深,二怕进水,三怕起火。主机舱内遍布各种电气设备,一旦被淹将导致短路引发火灾,多种险情叠加带给我们的将是艇毁人亡。”随艇出航的海军司令部参谋马泽说,3名战士果敢决绝的动作,为潜艇快速浮起争取了时间、创造了条件。

向下的洋流犹如一双无形的巨手,与惯性合力拽着潜艇向极限深度逼近。

  “临难不顾生,身死魂飞扬。岂为全躯士?效命争战场。”官兵们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把生的希望让给战友,一曲新时期挺身“堵枪眼”的革命英雄主义壮歌回响在无边深海!

怎么办?艇舱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潜艇成功浮起后,官兵又展开一场抢修受损设备的接力赛——

掉深,通常指潜艇遇到海水密度突然减小,潜艇由于浮力突然减少而急剧下沉的一种现象,形象地说就是遭遇了“水下断崖”。

  动力长肖亮3次累晕在岗位上,清醒后又继续投入战斗;舱段兵邹晓波连续6次潜入管路交错、混杂着油污的舱底,呛进嘴里的污油水又脏又臭,但他硬是用手一点点把堵在排水口的残渣掏干净……

“就像一辆疾驶的汽车,突然掉下悬崖,那种境况十分惊险。”回忆起当时的情形,372潜艇艇长易辉至今心有余悸。

  据介绍,数十名抢修官兵在逼仄狭小、温度高达53℃的主机舱内,处理电线、电缆、线圈的总长度超过10千米,连续60小时完成的工作量,相当于岸基车间里30个熟练工人60天的工作量。

潜艇掉深是世界海军的噩梦。有专家曾指出,50多年前,外军的一艘潜艇在深潜试验时,正是因为掉深而失事沉没,造成艇上人员全部遇难,成为世界潜艇史上的悲剧。

  入水隐身,回港无声。深海潜航需要静默,官兵不敢大声说话,避免产生更多噪音。潜艇兵每一次执行任务,干什么、去多久、去哪里,都是秘密。对潜艇兵来说,有一种血性,叫默默地“豁出去”。

祸不单行!就在官兵们忙着处置掉深险情时,更大的危险接踵而至:由于压力陡然增大,主机舱一根管道突然破裂,大量海水瞬间喷入舱室。

  这次远航前,艇队有2名官兵家属即将临产,12名官兵的家人即将来队团聚……在使命面前,官兵来不及向妻儿说句再见,顾不上向父母道声保重,便悄无声息出征。

“主机舱管路破损进水!”广播器里传来电工区队长陈祖军急促的报告声。主机舱是潜艇的心脏部位,舱内遍布各种电气设备,一旦被淹受损,就会造成动力瘫痪,甚至可能因短路引发火灾。

  这次远航前,王红理的母亲病重,他刚回到湖南老家就接到任务通知。望着病榻上面容憔悴的老母亲,想到可能无法送老人最后一程,他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更可怕的是,如果进水得不到有效控制,潜艇将加速下坠……

  “为将忘家,逾垠忘亲,指敌忘身,必死则生。”这就是英雄的372潜艇官兵!

“在潜艇工作过的人都知道,潜艇有三怕,一怕掉深,二怕进水,三怕起火。在已经形成掉深惯性、舱室进水、失去动力的情况下,两种最危险、最难处置的险情叠加,对艇队官兵来说的确是一场生死考验。”随艇执行任务的海军司令部参谋马泽说。

  战斗警报响起,王红理心中一紧,真正的战斗即将打响。

“损管警报!”“向所有水柜供气!”生死关头,指挥员王红理当机立断,果断下令。

  那天清晨,372潜艇因水下遇险导致装备受损,正在水面紧急抢修。此时,多批外军舰机不请自来,对潜艇进行大强度的跟踪监视和围追堵截。

伴随着刺耳的损管警报声,全艇上下闻令而动。

  他们还能“战”吗?

——当警报骤然响起时,陈祖军、朱召伟和毛雪刚3名同志正在主机舱值班。管路爆裂进水的一刹那,陈祖军瞬间作出反应,迅速关停工作设备,按损管部署迅速封舱。

  这一刻,372潜艇虽然经过修理刚刚初具航行条件,但“伤势”依然很严重。

“舱里一片水雾,噪音很大,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清指令,我立即停止主电机,断开电枢开关,关闭通风机、空调,并命令舱底的值更人员停止滑油泵、断电。”陈祖军说,“那一刻,我心里非常清楚,封舱就意味着断绝了退路,而一旦堵漏失败,我们3人没人能活着出去!”

  这一刻,连续几十小时的排险、抢修,让大家又累又困,身心疲惫到了极点。

“管路断裂后,海水以几十个大气压力喷射而出,像砂粒一样打在身上,钻心地痛。”位于舱底的轮机兵朱召伟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关闭破损管路的阀门,尽管高压海水将他一次又一次冲了回来,尽管被螺杆划破的后背血流不止,但他丝毫不顾疼痛,拼尽全力摸到战位,用液操将阀门关闭,阻止了海水继续涌入。

  王红理十分清楚,这时与对手周旋,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在水雾弥漫、视线模糊的舱室里,电工班长毛雪刚从前跑到后,从上跑到下,一口气摸索着关闭大小阀门40多个,并成功向舱室供气建立反压力,延缓了进水速度……而他,整个人却被高压气体挤压得呼吸困难,耳膜刺痛,脑袋嗡嗡作响……

  “既然天上掉下来‘免费’的陪练,就不能辜负人家的‘美意’。”急促的警报声,将全艇官兵的战斗意志瞬间引爆,大家没有任何的迟疑,均以最快的速度各就各位,做好“迎战”准备。

——当警报骤然响起时,正在休更的舰务区队长练仕才本能地从床上弹起来,光着脚冲向战位,一边向指挥员请示使用高压气,一边打开供气阀门:如果高压气供不上来,潜艇将继续往下掉,直至跌入黑暗的海底。

  大海波涛汹涌,双方的较量悄无声息。海上临时党委统一思想:“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瞅准一个摆脱跟踪的有利机会,决定再次冒险进行突破……综合运用一系列战术动作,他们悄无声息地突破了对手布下的反潜封锁网。

——当警报骤然响起时,雷弹班长曾刚一把抓住通风插板手柄,双手转得像飞速旋转的陀螺一样,20秒左右就完成了平时需要一分多钟才能完成的动作,将其完全关闭,防止损害扩散。事后,他的双臂肿得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深海独行,危机四伏。支队副参谋长刘涛无限感慨:潜艇出航往往“上有敌情、下有特情”,犹如在刀尖上跳集体舞。

在警报骤然响起后,不到10秒钟,应急供气阀门全部打开,所有水柜开始供气;一分钟内,上百个阀门关闭,数十种电气设备关停;两分钟后,全艇各舱室封舱完毕——官兵们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与死神赛跑。

  那年,372潜艇远航不久,随着“嘭”的一声,艇体抖动几下,迅速下沉。经排查,发现潜艇浮箱发生漏水,影响了浮力。

“该做的都已做完,而这时,掉深速度虽有减缓,但受潜艇掉深惯性的影响,深度还在下降。”随艇远航的支队政治部主任何占良回忆说,“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那么煎熬……”

  此时,大洋中暗流涌动,若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他们果断采取非常规处理方式,保持住潜艇平衡性。这一超常举措虽然加大了潜艇上浮下潜和定深航行的难度,但保证了训练任务的圆满完成。

大约3分钟后,在372潜艇即将下沉到极限工作深度时,在所有人的祈盼中,掉深终于停止。紧接着,潜艇在悬停10余秒后,深度计指针缓慢回升——艇体,终于开始上浮!

  深海擎剑胆惊天。这艘用钢铁打造的潜艇,从不缺乏钢铁般的战斗意志和作风——

可是,掉深虽已停止,死神并未走远——

  几年前执行战备远航任务时,372潜艇连续遭遇强台风袭击,即便在水下数十米,艇体横倾幅度仍非常大。为最大限度节省电能,延长水下续航时间,他们连续10天不开空调、不用电灶做饭,仅靠单兵干粮充饥,在近60℃的高温下坚守战位……

“主机舱大量进水,潜艇出现大幅尾倾,如果姿态控制不好,很可能倾覆;压载水排出后,潜艇上浮速度将越来越快,最后会像过山车一样冲出海面,又重重砸回水里,很可能造成断裂;万一浮起上方有船只,潜艇一头撞上,必然艇毁人亡……”种种可能撕扯着王红理早已紧绷的神经。

  有一种淬炼,叫刀口舔血!该艇艇长易辉说,一次次闯关历险,一回回实战化砥砺,一次次与强手交锋过招,让他们摔打出“强敌面前头不懵、险情面前手不抖、生死面前腿不软”的铁血意志!

然而,此时艇上的高压气已所剩不多,浮出水面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利用供到所有水柜里的高压气产生的巨大浮力直接上浮——从这样大的深度应急浮起,别说与潜艇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王红理从没干过,就是教科书里也找不到先例。

  潜艇受“伤”,任务还要继续吗?

然而,此时的局面已容不得他犹豫!

  “遇到困难就退缩,与临阵脱逃没什么两样。”险情发生后的第二天,王红理在临时党委会上斩钉截铁地说:“作为海上指挥员,该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诿,该检讨的问题我回去检讨,但有一条,哪怕前面是龙潭虎穴、万丈深渊,上级交给的任务必须完成。”

在确认海面平静后,王红理立即下令:“控制潜艇姿态,直接上浮,不要停留!”一米、两米、三米……上浮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在一阵剧烈的振荡过后,372潜艇像一头巨鲸跃出海面,摆脱困境!

  “我们7名临时党委委员一致表示,为了任务,为了胜利,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做出百倍努力。”回想起当时情景,海上临时党委副书记、支队政治部主任何占良仍历历在目,激动不已。

脱险了!像电光火石一样短暂,又好似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会上,临时党委做出决定: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向深海航行。

“从潜艇掉深进水到安全脱险,他们把握住了最关键的3分钟。面对如此复杂、如此严峻的险情,372潜艇官兵能够成功处置,怎么评价都不过分。”潜艇艇长出身、在潜艇部队任职30多年的海军潜艇学院院长支天龙评价说,“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也是一个成功处置潜艇险情的范例,完全可以进入教案、进入课堂,使之成为海军潜艇部队一笔宝贵的财富。”

  有敢趟龙潭的排头,就有敢赴深渊的排尾。临时党委的决定得到全艇官兵的坚决拥护,大家表示:不管前面有千难万险,上了战场就要勇往直前!在这一期的《水下长城报》上,有官兵写下请战书表明心迹:“绝不能当软蛋,绝不能当怂包!”

在进与退的抉择面前,他们义无反顾知难勇进,坚决把任务进行到底

  “我会保证大家的安全,把你们活着带出来,也会把你们好好带回去!”王红理镇定自若的话语,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全艇官兵士气高涨,“玩命”抢修了几十个小时,没有一人叫苦叫累。

浩瀚的大洋上,波涛汹涌,海风呼啸,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有一种豪情,叫“跟我上”!支队政委李云平告诉我们,指挥员胸中澎湃着军人的热血,艇员就会始终保持闻战则喜的状态。

暗夜里,372潜艇里这群刚刚绝境逢生的血性男儿又面临艰难的抉择——重大险情得以排除,是申请返航、等待后方救援,还是继续执行任务?

  那年,南海舰队某潜艇执行实兵对抗演练任务中,突发重大险情,处置不当后果不堪设想。曾有外军潜艇,就因类似险情导致艇毁人亡。

“当时,潜艇虽然成功脱险,但装备受损严重,特别是主电机无法修复,潜艇机动能力受限。而后续任务时间漫长、情况复杂、充满变数,可以说挑战巨大、困难重重。”随艇执行远航任务的支队机电业务长吴千里说,“在常人看来,刚刚经历了生死考验,官兵身心俱疲,请示返航似乎成了最合理、也是最保险的选择。”

  生死一线,该艇先后组织100多批次、数百人次实施排故都未见效,危险一步步加剧。前来支援的时任南海舰队副参谋长肖新年赶到潜艇上,亲自组织抢险。

何去何从?大家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海上临时党委书记、指挥员王红理。

  将军和士兵在一起!参与救援的官兵群情激昂,没有一人因畏险而退避。最后,他们不仅成功处置了险情,而且没有一人受伤。

此时的王红理,这位10多次指挥潜艇圆满完成总部、海军组织的各种重大演习演训任务、往日里被支队官兵们信赖地称为“定海神针”的大校军官,内心同样十分纠结。

  “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谈及这段往事,官兵们不胜感慨:指挥员敢喊“跟我上”,士兵岂能当熊包?

王红理清楚,半路撤兵就意味着放弃任务,可作为指挥员,危险面前不敢冲,那还谈什么担当?谈什么带兵打仗、能打胜仗?!

  这是一组令人叹服的数据:372潜艇处置这次重大险情最关键的3分钟里,指挥员下达了数十道口令,艇员们完成500多个动作。让人十分惊叹的是,千钧一发之际,这数十道口令竟无一差错,500多个动作也无一失误。

此时的王红理,面临30年军旅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抉择。

  “当时指挥员要是犹豫那么三五秒,或者有一个错误的口令;要是官兵有一个错误动作,或者该关的没能及时关掉,该断的没能及时断掉,该堵的没能及时堵住,结果就会截然相反。”该艇副艇长李伟如是说。

王红理并没有着急开海上临时党委会作决定,而是召集有关人员了解情况,研究对策,经过冷静分析,决定先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尽快恢复潜艇动力,二是使潜艇具备水下潜航能力。

  重大险情发生时,由于压力增大、耳膜承压,正在封舱抢险的3名战士听不清指令,他们在应答时说:“你的口令我听不清,我们正在按损管规定操作。”

按照部署,官兵们迅速行动起来,全力以赴抢修受损设备——

  “在舱内既看不见也听不清,几乎所有的动作都是凭肢体记忆‘盲操’。”朱召伟事后感慨地告诉我们,支队经常组织“蒙眼损管”比武,没想到关键时刻派上了大用场。

为了排除设备故障,动力长肖亮3次累倒抽搐甚至休克,军医只好含着泪给他灌生理盐水,补充微量元素。可刚刚恢复清醒,肖亮就直奔战位,别人劝他休息一下,他嘶哑着说:“就算是倒下,也要倒在战位上!”

  372潜艇凯旋后,海军领导给予高度评价:“当时如果选择返航也能拿3到4分,现在你们交出了一份出色答卷,完全可以打5+。”

为了尽快疏通排水管路,舱段兵邹晓波连续6次潜入管路交错、混杂着油污和杂物的舱底水中,嘴唇被冰冷的海水冻得发紫,但他硬是用手一点一点把堵在排水口的残渣掏除干净。

  有一种底气,叫用我必胜!这些年来,艇队始终向官兵灌输一种理念:打胜仗既要靠敢于胜利的血性,还要有敢于胜利的本领!

为了保证正常的充电充气,轮机技师周军生冒着50多摄氏度的高温守护着柴油机,汗流浃背的他,衣服上结了厚厚一层白色盐渍……

  那年,372潜艇赴远海执行任务,刚出去没多久,外军反潜舰机就跟了上来。期间,跟踪与反跟踪、侦察与反侦察、围堵与反围堵从未停歇过。官兵们把对手当“陪练”,走一路练一路、斗一路提高一路,一次长航下来,摸索出多种克敌制胜的新战法。

不管干部还是战士,不论职务高低,大家争先恐后、争分夺秒地一遍遍擦干电气设备上的海水,用抹布一点点地将舱底角落里的积水吸出来,反复清洁受损电器设备,用吹风机烘干成百上千条线路……

  勇者无畏,智者无敌。他们靠真难实严铸就钢筋铁骨,一次次从深海发出雷霆——

“所有人都在拼命干活,不时有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经过10多个小时连续奋战,随着控制箱、滑油泵、空气压缩机等主要设备故障的修复,随着水下航行能力的恢复,王红理心里越来越有底。

  去年,372潜艇参加上级组织的鱼雷攻击考核,当时海况复杂、浪高超过4米,有的官兵担心此时发射鱼雷风险太大,建议向上级请示延迟考核。

“航行条件基本具备了,其他设备也在恢复之中。我不能在官兵心存疑虑的情况下作决定,更不能拿全体官兵的生命开玩笑!大家思想统一,拧成了一股绳,工作就会更主动。”王红理说,“这期间,海上临时党委一班人深入各舱室战位,与大家交换意见,了解思想情况,进行心理疏导。让我们感动和欣慰的是,官兵们坚信海上临时党委能够带领372潜艇走出困境,完成后续任务。”

  考核可以选择天气,但战争绝不会因天气而推迟。艇党支部研究认为:只要实战需要,这个险就冒得值!

“支队长几次找我们了解情况,询问设备是否正常,航速是否符合要求,能否按时进入预定海区。”372潜艇航海长李奎回忆说,“作为指挥员,他不是随意拍脑袋说走或说不走。”

  “轰!轰!”最后,他们打出了2发2中的好成绩。

经过充分酝酿,险情发生后第二天,372潜艇召开临时党委会。

  “你说你看不到我的军旗航迹,我只能告诉你我是制胜霹雳,渴望在战火中锻造辉煌,更愿意把和平献给大地……”海风习习,嘹亮的歌谣和着军港的波涛响彻海平面。

会上,王红理提议:鉴于装备恢复进展情况比预期要好,尽管要承担一定风险,但基本具备完成任务条件,应继续按计划完成后续任务;只要我们能完成任务,就暂时不要给“家里”发报,以免干扰上级决心。

  这是英雄372潜艇的回答,这是中国海军潜艇兵的誓言!

“我很佩服支队长这个决定,说心里话,很难!20多年前我们的一艘潜艇远航时,一台柴油机齿轮出现了故障,就面临可能回不来的情况。做决定那几天,当时的指挥员忧心如焚,哪个值班员下口令时声音大一点,他都会跳起来喊‘什么事什么事……’”满头白发的支队雷弹业务长杨法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过,不仅那次我们没有中断任务,支队历史上也从没有任务中途回来的!”

“海上通信受限,很难将具体情况向上级汇报清楚。如果我们遇到困难就退缩,与战时临阵脱逃没什么两样。个人荣辱事小,履行使命事大。作为海上指挥员,该承担的责任我绝不推诿,该检讨的问题我回去检讨,但有一条,上级交给的任务必须坚决完成!”让王红理更有底气的是,这些年来,历经多次远航任务的考验,艇上官兵个顶个过硬。

“我们7名临时党委委员一致表示,海军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是对我们的信任和重托,为了任务,为了胜利,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做出百倍努力,坚定不移往前走!”回忆那一刻,海上临时党委副书记何占良仍历历在目。

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完成任务——海上临时党委的决定得到全艇官兵的坚决拥护!

“如果当时选择返航也能拿3到4分,可你们以智勇双全交了一份出色答卷,完全可以打‘5+’。事实证明,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事后,海军首长对他们的担当精神给予高度评价。

纵有千难万险,也要勇往直前!

浪奔潮涌,向着使命召唤的方向,向着胜利,372潜艇毅然带“伤”挺进大洋!

在胜与负的较量面前,他们敢战强敌能打胜仗,成功突破对手的围追堵截

万顷碧波,波谲云诡。

372潜艇浮出水面后不久,就遭遇多批次外军舰机的跟踪监视。

此时,372潜艇正处在最艰难的境地:主电机无法运转,只能靠一台经航电机航行;经过连续排险、抢修装备,官兵们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可当急促的战斗警报一经拉响,官兵们的斗志瞬间被激发,纷纷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各自战位,做好迎战准备。

“当时,我们已连续抢修了几十个小时,又累又困,但一听到战斗警报,全身忽然就来了劲。”观通长王锋说,面对外军舰机的步步紧逼,大家毫不畏惧,斗志昂扬。

“对手近在咫尺,没有一人退缩。我们当时就想,既然有‘免费’的陪练,就不能辜负人家的‘美意’,那就好好过过招吧!”在王红理看来,只有敢于把对手当“磨刀石”,才能砥砺雄风锐气,练就过硬本领。

声东击西,示假藏真。372潜艇通过采取一系列战术动作,与对手针锋相对,斗智斗勇,成功摆脱外军舰机的跟踪监视。

谁知,刚出包围圈,又遇“拦路虎”:在经过某海区时,372潜艇再次遭遇外军舰机的高强度搜索。他们综合运用一系列战术动作,悄无声息地突破了对手的围堵。

深海逢敌敢亮剑,大洋逐鹿我争雄。任务期间,372潜艇单枪匹马,转战千里,先后与多批次外军反潜兵力周旋。

对手也许不知道的是,像这样的较量,对372潜艇官兵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有一年,372潜艇赴某海域执行远航任务,刚出去没多久,外国反潜机就跟了上来。

“从离港到抵达预定海域,外军舰艇、飞机跟踪侦察,就从未消停过。但一连数天都没发现我们的踪迹,最终败兴而去。”令时任372潜艇艇长的刘涛印象深刻的是,在那场较量中,官兵们无不把与对手的每一次遭遇,都当成练兵的绝好机会。

凭着一股子顽强和血性,多年来,不管是危机四伏的深海大洋,还是面对强敌的蓄意挑衅,艇队官兵都能不畏艰险,越战越勇。

372潜艇副艇长钟文至今难忘那次“歪脖子远航”的经历:那年,潜艇执行战备巡逻任务,出海不久,就遭遇了外军舰机的围追堵截,可正当他们与敌斗智斗勇时,艇上右浮调柜管路突然破损,整条艇明显向右倾斜,连基本的潜浮动作都难以正常完成。

“面对险境难关,战友们沉着应对,采取一系列应急措施,使潜艇保持一定横倾继续航行。就这样,我们硬是歪着身体在水下航行,圆满完成了战备巡逻任务,开创了海军潜艇带横倾航行训练的先例。”钟文记得,刚上岸那两天,不少同志的脖子还是习惯性地歪着,大家都笑称这次远航为“歪脖子远航”。

战备就是备战,出海就是待战。

372潜艇官兵敢打必胜的过硬本领,源于部队多年来持续开展的实战化训练,源于部队始终保持枕戈待旦、箭在弦上的临战状态。

——几年前的一个夏天,372潜艇顺利完成一次数昼夜航行训练,可刚刚靠上码头就接到上级命令,紧急出航执行长时间水下警戒任务。官兵们几小时内即战斗出航,比规定时间缩短了一半。

——2013年底,372潜艇参加上级组织的鱼雷攻击考核,当时海区气象条件恶劣、浪高超过4米,有人担心此时发射鱼雷风险太大,万一打不好,一年就白训了,建议向上级请示延迟考核。

“考核可以选择气象,但战争绝不会因为气象而推迟!”艇党支部研究认为:只要实战需要,这个险就值得冒!

最终,372潜艇以两发两中的好成绩,顺利通过考核。

一次次闯关历险,一次次实战化磨砺,一次次与强手交锋过招,让372潜艇官兵练就了“强手面前头不懵、险情面前手不抖、生死面前腿不软”的底气胆识和过硬本领——

从接装入列、全训考核到形成战斗力,他们一路闯关夺隘,攻坚克难,半年完成接装,一年内完成全训形成战斗力,第二年就执行战备远航任务,创下了中国海军常规潜艇的14个首次和第一;

从潜艇水下待机时间比原来大大延长到活动范围、下潜深度、出海频率等都有新突破,他们相继创新出10多项训法战法,其中5项被上级推广;

用生命书写忠诚,用行动践行使命!

英雄的372潜艇官兵们——

大洋深处跳动着你们最勇敢的心!浪花倾诉,逐梦美丽深蓝的中国海军必将铭记这一次精神无畏的生死航程!

美丽深蓝激荡着你们最宽广的梦!波涛镌刻,筑梦伟大复兴的中华儿女必将铭记这一曲热血澎湃的英雄壮歌!

本文由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发布于军情解密,转载请注明出处:372潜艇曾创常规潜艇部队二十一个第一回和率先

关键词:

上一篇:一带一路,痛哭流涕感谢援助

下一篇:河北媒体称歼31标价虽唯有歼20四分之二但仍不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