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 > 军事霸权 > 中原将积极向上参与行政诉讼法框架下国际反恐

原标题:中原将积极向上参与行政诉讼法框架下国际反恐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10-15

  中新社北京9月18日电(记者刘旭)中国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18日在北京表示,随着“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在中东地区突起,地区原有政治版图正在改变,中东新秩序状态仍未可知,中国将以积极态度,在国际法框架下参与国际反恐合作。

进入专题: 中东  

  9月18日,中国记协举办新闻茶座,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著名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就“中东大乱局及国际反恐态势”这一主题与中外记者进行了交流。

​李绍先  

  今年6月,一个自称为“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极端武装组织宣布占领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并迅速掀起南下攻势,引发国际社会震惊与关注。“美国2003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是造成如今大乱局的直接原因”,李绍先指出,伊战严重破坏了阿拉伯国家与伊朗、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地缘平衡,也打破了伊拉克国内政治的平衡,而奥巴马上台后不断减小全球反恐力度的战略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恐怖势力的发展。

图片 1

  “奥巴马此番提议联合打击ISIS也并非深思熟虑之举,更多是应急反应。”李绍先在回答中新社记者提问时分析说,奥巴马“犹豫不决”的政策是受一系列主客观因素制约。

  

  从主观方面来看,奥巴马上任时承诺美国从中东撤军,如果现在再派军队回去作战三年,那就意味着要把另一场未完成的反恐战争交付到下一任手上,这自然非他所愿。而客观上美国的现实条件也不容许他再发起一场大型战争,因此奥巴马很难做出果断的出兵决定。“也正因为如此,奥巴马需要一个多国反恐联盟,尤其是地区周边国家地面部队的协助。”

   郝振省:同志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是2015年第5期、总排序第73期中央和国家机关“强素质·作表率”读书活动主题讲坛。今天为大家特别邀请的嘉宾是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原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李绍先先生,大家欢迎他!

  至于中国在这场反恐行动中的态度和作用,李绍先指出,ISIS的兴起和中东局势的恶化,对中国的安全利益、经济利益和区域战略利益都造成了很大威胁,中国将在国际法框架下积极参与国际反恐合作,并坚持发挥劝和促谈的建设性作用。

   很多人已经通过电视镜头熟悉了李绍先先生。李绍先先生现任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中央电视台国际问题顾问、特约评论员,中国中东协会副会长,他是我国中东问题的著名研究专家,由他来主讲“中东大乱局与中国应对”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配合今天的讲座,今天赠送给各位的书是《李绍先眼中的阿拉伯人》。关于本书有一个小插曲,李绍先教授这本书是十几年前写的,读书活动办公室的同志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建议他对这本书进行修订和补充,在时间紧、要求高、任务重的情况下,李绍先院长愉快地接受了我们的建议,和出版社的同志一起加班加点、保质保量,终于赶在本期主题讲坛之前,让这本书出版问市,放到各位的面前。

  李绍先最后强调,中国和中东地区国家在发展上互补,双方在能源、市场、安全等领域利益攸关。“我们真心希望阿拉伯国家能够走上正常发展道路,中国也将一直推动国际反恐合作,发挥力所能及的作用。”

   今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领导和相关部委的负责同志和往常一样,继续与大家一道来聆听嘉宾的演讲。我们举办这次主题讲坛,主要是想为同志们增加关于中东问题的知识,为同志们应对“一带一路”的建设提供些帮助。中东问题由来已久,可以说它牵扯着世界的敏感神经。好多同志不仅对其乱局背后的原因说不清楚,而且看媒体上中东问题的新闻也不容易理出头绪来。中央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要求我们司处级的负责同志,有必要把握乱局中的矛盾关系,增加应对的主动性、科学性,这就使李院长的主题演讲显得特别有针对性,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李院长演讲!

  

   非常荣幸在这个场合给大家介绍当前中东的形势。刚才郝院长讲到中国书籍出版社用了短短不到20天的时间抢出一本书来,就是这本《李绍先眼中的阿拉伯人》。我非常感谢中国书籍出版社的社长和编辑人员,感谢他们这么高效的工作。我今天讲的内容比较开放,很多东西自己思考得也不是非常成熟,更不是定论,就是自己在研究中的心得,所以有讲得不对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中东概况及中国在中东的利益

   首先,我介绍一下中东。中东是“一带一路”的交汇点,“一带一路”的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最后在中东这个地方交汇。中东是沟通两洋的一个必经之地。在地缘政治上,中东地区是局势最复杂的地区,或者说中东是世界地缘政治的战略高地。美国有一个所谓“哑铃战略”,因为世界有三大工业地带:北美、东亚、欧洲,美国本身是在北美,美国怎么控制另外两大工业带?中东是“抓手”,就是所谓的“哑铃战略”。所以美国要牢牢掌握中东的主导权。我们“一带一路”战略在现有的地图上画定一个“H”,所谓“H”就是我们在东亚的太平洋,欧洲的大西洋,中间路过中东,是个很宽的“H”,实际上也像一个哑铃。过去因为中东离我们相对较远,而且形势非常的动荡、复杂,中国一般是不碰中东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中国的不断成长,中东离我们越来越近,现在可以说是利益攸关,这主要体现在几方面:

   第一,中东是我国石油、天然气等能源的主要来源。实际上,中东地区是我国能源不可替代的主要来源地。现在,我国石油进口总量已经超过了总需求量的60%,而从中东波斯湾周边国家进口的石油已经超过了进口石油的50%,并且比例还不断在增长。预计在2020年我国进口石油总量将占总需求量的70%,而其中60%的进口石油将来自于波斯湾沿岸。天然气也是如此。这就是能源来源的不可替代性。

   第二,中东是一个大市场。这些年我国传统的出口市场增长率都明显降低,比如欧洲、日本、美国这些传统的大市场增长率都明显降低。但中东市场增长率不断在提升。2011年中东出现了这么大的乱局,但中国向中东的出口以每年两位数的增幅在增长,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去年中国与中东地区双边贸易额已经突破3000亿美元,而且潜力很大。中东地区也是公认的世界经济增长潜力最大的地区之一。

   第三,安全利益越来越密切相关。大家有一个直观感受,最近几年新疆地区形势非常动荡。除了内在原因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外在原因就是中东地区的动荡,它对新疆形势的动荡有直接的影响。而且,中东动荡的消极影响是世界性的,在西方人看来也是非常头痛的。

   第四,战略利益越来越攸关。“一带一路”战略提出来后,中东和中国的战略关联度越来越大,中东的战略重要性越来越高。我们研究中东的人有两句行话,第一句,“中东是大国的竞技场”,因为任何国家强大了都要去中东,这是不可避免的。第二句,“中东是大国的坟墓”,之前很多大国都折戟在中东,远的不说,就说二战之后大英帝国的衰落、苏联的衰落都与中东密切相关,所以中东是非常险恶的。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中东的基本情况。下面这张地图大概就是今天要讲的中东地区的地图,地图上包括阿富汗是有争议的——有的国家把阿富汗划到中东,有的国家把它划到南亚,有的国家把它划到中亚,我国在传统上不把它划到中东。这张地图中阿富汗被包括在中东范围内,主要是因为阿富汗战争对中东形势影响大,所以就姑且把阿富汗放了进来。今天讲的中东有25个国家,其中22个国家是阿拉伯国家,其他是波斯人国家伊朗,突厥人国家土耳其,犹太人国家以色列。

   中东为什么会成为世界地缘政治的战略高地?为什么会成为世界上最动荡的、地缘政治最复杂的地区?原因很多。最重要的原因,根据我自己的心得体会,中东是一个十字路口,是由十字路口的作用决定的。十字路口是双重的。首先,是地理位置上的十字路口,是欧亚非三大洲的接合部。大家都知道,欧洲与亚洲的接合部是黑海通往地中海的土耳其海峡,具体来讲就是达达尼尔海峡和博斯普鲁斯海峡。非洲与亚洲的接合部在地中海通往红海,又通往阿拉伯海、印度洋的苏伊士运河和曼德海峡。所以说中东是一个十字路口。

   更重要的,中东是人类文明的十字路口。几千年来,东西方文明激烈地碰撞、交流、融合、冲突、战争最激烈的地方就在地中海东岸,就是中东这里。千百年来东西方文明在这里激烈地碰撞,无论是欧洲人所讲的历史上的一次次所谓“黄祸”(发端于亚洲,特别是中国北部游牧草原的游牧民族,受到农耕文明的汉族文明的挤压以后,一般都有西迁的过程。西迁的民族一般会受到西方文明的阻挠,双方激烈的碰撞,一般都在地中海东岸),还是西方文明东扩过程中最典型的“十字军东征”,都是如此。在文明的十字路口相互碰撞的结果,导致了中东现有的、不同于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复杂的人文、历史和宗教文化。具体来讲,世界三大一神教都诞生在这个地方。有最古老的犹太教,还有在犹太教基础上脱胎、创立、发展起来的基督教,以及受到犹太教和基督教很大影响创立而发展起来的伊斯兰教。

  

   二、地区政治秩序的崩溃

   1.“伊斯兰国”异军突起

   当前的中东形势是一种地区政治秩序处于崩溃的态势。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看法,未必成熟。为什么这样讲?大家都知道,去年6月10日一个叫“ISIS”的势力突然在摩苏尔出现,它现在叫做“IS”,当时叫“ISIS”。它为什么叫“ISIS”呢?它的中文翻译是“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或“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英文的简称就是“ISIS”。但是在去年6月29日,它把自己的名称正式定为“IS”,就是“伊斯兰国”。对全世界来讲,人们认为它是突然出现的,但搞这方面研究的人非常清楚,它早已经存在,而且一直在不断发展,只是没有引起世界的注意。在去年6月10日,它突然占据了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摩苏尔。摩苏尔可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在伊拉克是一个大城市,有上百万人口。它突然占领了摩苏尔,而且迅速南下,在短短的一周之内,势如破竹,一度威逼巴格达,引起了世界性的关注和恐慌。

   到去年年底,“IS”活跃的地区、统治的地区或者它占主导地位的地区,已经大概有20万平方公里,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边界。其实“IS”的出现把伊拉克、叙利亚的边界给抹掉了,伊拉克、叙利亚原来意义上的边界已经没有了,完全被“IS”所宣布的“国家”所覆盖了。这大约2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是逊尼派聚集的地方,在这个地区生活的人以逊尼派为主,当然“IS”也是逊尼派的极端组织,“基地”组织都是逊尼派的极端组织。

   现在“IS”大致仍然是这样一个状况。有人说“IS”呈现颓势了,那是舆论宣传中出现的颓势,实际上它基本的态势没有变化。原因主要是没有一致的力量去真正对付它、消灭它,而它活动的区域又是逊尼派聚集的地方,处于无政府、无秩序的状态。“IS”在这个地方起着管理和政府治理的功能。在一定程度上“IS”得到这个区域的逊尼派民众的接受,所以它能够存在下来,俨然是一个国家似的。当然它宣布几年之内要建立整个世界性的“哈里发国”,这是很狂妄的。“IS”崛起的态势,促使人们不得不重新认识中东地区的形势。

   2.叙利亚、伊拉克态势

   为什么说中东地区政治秩序处在坍塌的状态?因为原来意义上的叙利亚,虽然仍在地图上标示着,但事实上已经没有了。大家都知道,叙利亚在2011年爆发了内乱,在利比亚卡扎菲被推翻后,绝大多数的专家都说巴沙尔政权倒台只是时间问题。实际上巴沙尔没有倒,到现在仍然在。但巴沙尔政权现在控制的地域主要局限于叙利亚西边人口聚集的大城市,据最新事态,伊德利卜彻底失控了,南部德拉也失控了。也就是说,巴沙尔政权能够控制的只是大城市,即使是大城市,控制的范围也非常有限,大马士革大致控制人口聚集的地方80%,霍姆斯不足50%,而且霍姆斯现在基本上是废墟了,阿勒颇不足50%。它还控制着连接这几个大城市的战略通道,可以自由运输运送兵源、补给。实际上,它完全掌控的地区不足原来领土面积的10%,控制的人口大概也就是四五百万左右。过去叙利亚是两千万左右人口。而现在叙利亚的两千万人口中,有四百多万将近五百万的人口已流亡国外,七百万到八百万的人口是国内的难民,至少50万人死于战乱。叙利亚现在已完全被撕裂,有形形色色数以千计的武装组织,其中最大的就是“IS”。其他比较大的还有胜利阵线,大家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这是“基地”组织的叙利亚分支。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分析,不管未来巴沙尔政权能不能坚持住,或者重新恢复一定的生机,叙利亚也很难再回到过去大一统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严格地讲,叙利亚已经没有了。

   相应的,从去年“伊斯兰国”崛起以来,伊拉克也很难回到原先的状态了。我们所讲的伊拉克,传统上是由三种人组成,占国内总人口60%的是什叶派,主要聚集在巴格达以南;巴格达以北,是逊尼派聚集的地方。它的北部,特别是东北部三个省:杜胡克、阿尔比勒、苏莱曼尼亚,在库尔德人占据之下,形成一个库尔德自治区。伊拉克已经是一分为三了。当然现在全世界仍然承认伊拉克是统一的、领土完整的,还有伊拉克政府存在。但实际上,库尔德人聚集区基本上已经接近于完全独立的状态,有自己的政府、议会、司法体系、军队、财政,甚至也向外出口石油,国家机器应有尽有,库尔德也准备要在合适的时间点宣布独立。

所以我觉得很难再回到原来的伊拉克。就在今年春天,伊拉克政府军进行反攻,说拿下了提克里特,好几万军队发动总攻拿下提克里特,而提克里特的守军就几百人。其实提克里特完全是一座空城,所有的房屋、建筑基本上都成废墟了。而且伊拉克政府军在提克里特遇到的并不是“IS”,而是萨达姆政权的残余势力。“伊斯兰国”为什么能够存在,因为它实际上是逊尼派的力量。全世界都把它看成极端势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东  

图片 2

  • 1
  • 2
  • 3
  • 4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data/90319.html

本文由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发布于军事霸权,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原将积极向上参与行政诉讼法框架下国际反恐

关键词:

上一篇:俄媒称俄导航卫星暂不拒绝使用中国零件,俄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