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 > 军事评论 > 笔者军大校,美欲吞中夏族民共和国财富宁肯放

原标题:笔者军大校,美欲吞中夏族民共和国财富宁肯放

浏览次数:123 时间:2019-10-19

  在美国的战略家们借日本右翼之手,挑起钓鱼岛争端,成功阻断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谈判、中日货币互换的进程之后,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环境正日渐变得复杂和严峻。中日、中菲、中越之间此起彼伏的岛礁及海洋权益之争,不仅对我国现实的边海防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更对我传统的边海防观念产生强烈冲击和挑战。

  做世界大国,应以对手为师

  我们必须意识到,在全球资源争夺日趋激烈的大前提下,边海防安全不能仅仅理解为领土、领海及海洋权益的得失问题,而是关乎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国家生存大战略问题。我们还必须看到,在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大背景下,中日钓鱼岛之争,中菲黄岩岛、仁爱礁之争,中越南海海洋权益之争,都不能仅仅看做是双边的岛礁领土和海洋权益之争,而是美国试图通过“代理人遏制”阻断中国发展,维护美国霸权大棋局的一部分。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确立新的边海防观。而确立新的边海防观,则需要先准确判断对手的战略意图和战略路径。

  乔 良

  美国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答案只有一个:解除中国对美国霸权的潜在挑战和威胁。那么,美国将如何做到这一点?自美国金融危机以来,我们看到美国人为此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压人民币升值,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提高关税壁垒,给中国从海外获得资源及并购外企设置重重障碍,把中国排除于TPP之外,等等,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些小打小闹的动作,已很难从根本上撼动身量日渐壮大的中国。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已对中国的强大无可奈何了呢?未必。我们眼下决不可盲目乐观,更不能掉以轻心。当中日、中菲、中越的岛礁和海权之争,几乎不约而同地在中国周边相继突现,美国人用地缘政治策略配合其金融大战略的图谋,也逐渐清晰地显示出轮廓——

  美国在给中国布设一个“低级陷阱”

  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国人真正获得金融霸权以来,通过向全世界输出廉价纸币,换取各国实物财富,就成了美国国家生存的基本方式和美国国家大战略的核心设计,也就成了不容任何人挑战的美国核心利益。四十余年里,美国人通过战争或制造、挑起地区性危机的办法,与美元起伏涨跌的趋势相配合,已经数次扫荡或攫取过不同地区和国家的财富。如果我们还有记忆的话,应该不会忘记1978年至1984年美元指数转强之后,拉丁美洲金融危机爆发。结果,一度欣欣向荣的拉美繁荣,瞬间繁华凋敝,阿根廷这些已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佼佼者,重新沦落为发展中国家!更令我们记忆犹新的是,1996年至2002年,美元指数又一次走强之时,与之对应的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一时间,亚洲四小龙四小虎无一幸免,全部被这场风暴打得“倒退二十年”。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美元走强的时间全都在6年左右,显现出某种周期性。

  如何看待美国推动南海仲裁和“萨德”入韩的用意和心机,尤其是其对华战略图谋,不同的人会有不同判断。随着金融危机爆发,美国为了自救而把面对全球时“你好我更好”的“水涨船高”策略,变为“我不好就要你更不好”的“水落石出”策略,通过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别国制造地缘困境来迟滞后者发展,进而使美国重新挺立世界潮头。了解这些背景,对我们理解美国行为至关重要。

  现在,随着美国经济呈现复苏迹象,美元指数自2011年开始,已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一个重要信号是,美联储正在有步骤地退出量化宽松,这意味着美元的泄洪闸正在落下,美元的流量将会很快收紧,对已经习惯美元资本洪流的各国经济来说,流动性不足的时刻即将到来。而参照拉美金融危机和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情况看,这时候如果美国政府在某个资本云集的地区制造一次地区危机,美联储再趁机吹响“加息”的号角,全球的投资人就会恐慌性地竞相从该地区撤资抽逃,一来对该地区的资本产生强大的抽血效应,二来掉头去美国避险,追捧加息后的美元,推高美国的债市、股市,创造又一波美国经济大牛市!但故事并未到此为止。因为这时,除美国之外,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经济已处在风雨飘摇、哀鸿遍野之际,已在债市股市赚得钵满盆满的美国人,会趁势杀回马枪,到那些深陷危机的国家去抄底,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购扫荡各国的优质资产……

  比如,之前已被“搁置”40多年的中日钓鱼岛争端为何会在2012年突然浮出水面?这显然与2011年下半年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成功和2012年年初中日达成货币互换协议有关。如果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形成,一个20万亿美元规模的经济体就将出现并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这个经济体随后还会迅速向南、向西、向北整合更大范围地区。届时它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将是选择哪种货币作为庞大内部贸易的结算货币。欧元还是美元?不,是人民币。以现有实力,中国有足够力量让人民币成为亚洲结算货币。而一旦人民币成为亚洲区域性货币,世界货币就会呈现三分天下之势:美元、欧元、人民币。对美国来讲,1/3的美元霸权还叫霸权吗?没了美元霸权的美国还叫美国吗?因此美国断然不会容忍东北亚自贸区的出现,这就是为何关键时刻冒出了钓鱼岛之争,摧毁了东北亚自贸区前景。

  当我们看穿了美国的这一金融大战略魔术,再把它与时下中国周边骤然紧张的地缘态势联系起来看,美国人想干什么,不是一目了然了吗?在美国宁可放俄罗斯一马,吞咽下克里米亚这枚苦果,也要不遗余力推动中国与周边国家因岛礁或海权争端,酿造一场地区冲突以满足其用地缘危机配合“币缘”攻势时,中国周边的边海防问题,也就不再是局部的单纯的领土主权争夺。因此,中国的新边海防观和相关战略必须立足于中国整体国家利益和安全通盘考量,着眼于破解对手扼制中国崛起,鲸吞中国财富的金融大战略,而不能局限于传统的守疆戍边固土的小格局之上。(国防大学教授 乔良)

  搅局东北亚自贸区后,美国并不收手。2012年4月,中菲黄岩岛之争浮出水面,随后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所谓南海仲裁,其目的是使东盟国家对中国产生离心倾向,离间东盟“10+3”机制,为美国推进TPP铺路。东北亚自贸区谈判搁浅后,我们转而争取建立中韩自贸区。如果中韩自贸区搞成,就意味着往美国主导的TPP里打进一只楔子。这一点美国人不可能看不穿。于是美国人现在又推动“萨德”入韩。对此我们当然强烈反对,因为这显然是针对中国和俄罗斯。而一旦中韩在该问题上失去回旋余地,很可能导致中韩自贸区就此作罢,让美国人又一次得逞。

  眼下,全球正在面临美元指数周期律的第三个“16年周期”。回过头看,第一个16年周期是从拉美经济繁荣到拉美金融危机,美国人用先放水再关闸,即先提供充足流动性再让其资金链断裂的办法,使拉美在繁荣中创造的财富变成资本流向美国,狠狠剪了一次拉美的羊毛。此后在1986年到2002年这第二个16年周期里,美国人如法炮制了亚洲金融危机,同样狠剪了亚洲的羊毛。

  现在,美元指数的第三个周期正进入收官阶段。每次收官,美国都要通过强势美元政策吸引资本到美国。前两次屡试不爽,但这第三次却不顺利,因为这次面对的是作为主权国家的中国,以前剪拉美或东南亚羊毛的方式对中国行不大通。虽然美国人用地缘政治手段给中国制造麻烦,想把资本从中国撵出来后进入美国,但它迄今未能完全得手。这让美国人急不可待,一下子把两只航母全都摆在中国南海,好像马上就要开打。但可能吗?如果中美真的开战,资本就会同时离开这两个“交战国”,流入一旁观战的欧洲、俄罗斯、印尼、巴西、墨西哥。这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和愿望吗?当然不。因此美国人不会跟我们打这个仗,我们不必对战争有如此强烈的担心,更不应该跌进美国人给我们布设的如此低级的陷阱。

  为何与美国“过招”常处于下风

  长期以来,我们都把领土问题和经济利益割裂开来看待,美国正是利用中国人的这一认识误区在和我们下一盘大棋。美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看重经济利益,因其知道经济利益是国家实力的基础。最近20年来,美国打的每一场战争都不是以争夺领土为目的,而是力争使国家利益最大化。

  我们今天讲要学习做大国,怎么学、学习谁?美国就是最好的老师。从大战略到小技巧,我们都应好好总结。面对美国以地缘政治手段谋求币缘获利,我们在深思如何应对时,先应检点自身得失。

  首先,我们需要更加注意领土和实利并重。比起推动东北亚自贸区以及形成亚洲经济共同体并使人民币成为区域货币的宏大前景及其利益,只想着钓鱼岛或黄岩岛、恨不能今天就与相关国家打一仗把我们被强占的岛礁夺回来,两者哪个更符合中国利益?这些神圣领土即使今天不夺回,明天我们也一定会把它拿回来。但推进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最终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机遇,则完全可能稍纵即逝。对时下中国来说,孰轻孰重,这笔账并不难算。

  如果轻启战端,整个地区投资环境的恶化将使资本恐慌性撤逃,这正是美国人希望看到的结果。同时我们更应清醒地看到,在全球经济排序表上,被国内某些人“羡慕”能时不时就“强硬”一下的俄罗斯是以出口资源为主的“上游国家”,美国则是提供市场的“下游国家”。而中国属中游国家,既依赖资源进口又依赖市场出口,这也是我们今天为什么不能像普京那么“强硬”的原因。一个国家强不强硬,不完全取决于你有无血性,是否具备条件才是第一位的。

  其次,即便条件所限,也不表明我们在捍卫国家安全和利益方面只能韬光养晦而不能有所作为。相反,那更需要我们化被动为主动。怎么做?那就是不能总让美日菲这些国家给我们出难题、制造麻烦,我们要学会主动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给问题制造者制造问题。当我们学会了下先手棋,瞄准对手软肋给它制造麻烦,一些针对我们的麻烦很可能还没到来就已消失于无形。

  过去,我们总把经济问题和政治问题分开看待,以为政治是政治、经济是经济,对隐蔽在全球化和市场经济背后的种种黑幕视而不见。这其实是我们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过招时处于下风的深层原因。正如我和合作者王湘穗在《超限战》一书中提出的那样,战争正在超越所有领域和界限。因此我们应把多种手段组合到一起去与对手周旋。其实中国今天就有一样武器,不仅是经济工具还是战略武器,那就是外汇储备。我们应善于把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作为重量级的地缘政治加币缘政治武器。只要我们再多动动脑子,就知道如何去运用它。

  再者,我们主张不结盟,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与其他国家彼此借力。今天有人质疑中俄关系,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大国政治。现在的中俄都需借助对方的肩膀来扛住来自美国的压力。当年中国共产党凭什么能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一步步把中国革命引向胜利?其中一个法宝就是广泛的统一战线。对中国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策略手段。统一战线不是战略而是策略,是大策略。

  以上是从国家战略层面进行分析,做出中国周边形势严峻但不会发生战争的结论。但这决不表明军人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恰恰相反,这种时刻,中国军人必须像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所言:做好今夜就开战的准备。我们把战备做得越充分、越细致,战争才可能离我们越远。▲(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

  推荐阅读:美要求中国打压朝鲜,北京一句话令其傻眼!详情查看《大国风云》,搜索微信公众号:dgfy01

本文由澳门官方游戏平台网址发布于军事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笔者军大校,美欲吞中夏族民共和国财富宁肯放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3处钻井平台13日起在南海作业,要求船舶远

下一篇:想将美军挤走